手电筒网,环境保护,钢材,外语,游戏王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章 > 正文

韩语拼音发音,中国古代没有汉语拼音他们是怎么识字的?

时间:

从中国古代的文字起源来看,最初的文字都是符号或者类似符号的简单图文,识字比较简单,但是文字成型后,至秦汉以前都是口口相传的,靠的是日常记忆。魏晋南北朝后,受佛教梵文影响,产生了反切的方法,即系用两个字各取声母和韵母去表示另一个字的读音,反切的第一个字决定声母,第二个字决定韵母,合起来就是那个字的读音了。隋唐至少一般也采用读音押韵的方法,隋陆言法的《切韵》成书之后,才有所改变,成为后世沿用的方法。




比如据颜之推《颜氏家训•音辞》记载:“九州之人,言语不同。自《春秋》标齐言之传,《离骚》目楚辞之经,后有扬雄著《方言》,其书大备,然皆考名物之异同,不显声读之是非也。逮郑玄注六经,高诱解《吕览》、《淮南》,许慎造《说文》,刘熙制《释名》,始有譬况、假借以证字音,而古语与今殊别,其间轻重清浊犹未可晓,加以外言、内言、急言、徐言、读若之类,益使人疑。” 这就是说,古代人通过直音,注音等方法进行识字的,但往往有时不准确,会出错。



直音是用同音字来注音,据陈澧《切韵考•通论》记载:“古人音书,但曰读若某,读与某同。然或无同音之字,则其法穷;或虽有同音之字,而隐僻难识者,则其法又穷”。又如有时取音近字来比拟,据顾炎武《音学五书•音论》引赵颐光《说文长笺》指出:“古无音切二法,音声之道无边,而同音者甚少,故许氏但有读若,若者犹言相似而已,可口授而不可笔传也。”这些都是反切出现之前的一些方法,虽有出入但却不可替代。



又比如下面的例子就是古人直音的一些词根的方法,所谓直音得有根据的,就像现在也有声母,韵母表作为参照一样。

1.刘熙《释名•释天》:“风,兖、豫、司、冀横口合唇言之,风,氾也,其气博氾而动物也;青、徐言风,踧口开唇推气言之,风,放也,气放散也。”

2.《释名•释天》:“天,豫、司、兖、冀以舌腹言之,天,显也,在上高显也。青、徐舌头言之,天,坦也,坦然而高也。”



3.《春秋公羊传•庄公二十八年》:“《春秋》伐者为客。”何休注:“伐人者为客,读伐长之,齐人语也。”“伐者为主。”何休注:“见伐者为主,读伐短言之,齐人语也。” 《春秋公羊传•宣公八年》:“曷为或言而,或言乃。”何休注:“言乃者内而深,言而者外而浅。”

4.《淮南子•坠形训》:“其地宜黍,多犀。”高诱注:“旄读近绸缪之缪,急气言乃得之。”又《淮南子•原道训》:“蛟龙水居。”高诱注:“蛟读人情性交易之交,缓气言乃耳。”又《本经训》:“飞蛩满野。”高诱注:“蛩……读今殆,缓气言之。”



《切韵考•通论》指出:“孙叔然始为反语,以二字为一字之音,而其用不穷,此古人所不及也。”反切的应用,有效避免了直音、读若等办法的弊端。根据宋•沈括《梦溪笔谈•艺文二》:“切韵之学,本出于西域。汉人训字,止曰‘读若某字’,未用反切。然古语已有二声合为一字者,如‘不可’为‘叵’,‘何不’为‘盍’,‘如是’为‘尔’,‘而已’为‘耳’,‘之乎’为‘诸’之类,似西域二合之音,盖切字之原也。”也就讲清楚了切韵的由来和用法。




但是古人的智慧是无穷的,鉴于反切虽然比较实用,但它比较繁杂,不便于人们掌握,所以又想了新办法。阴平阳平等“四声”出现以后,将直音注音法加以改进成纽四声法,扩大了直音的准确度和适用范围,从孔颖达《五经正义》、朱熹《四书集注》、《诗集传》以及《康熙字典》等,直音法一直广泛应用。



以上就是古代文字的注音方法,仅供参考!

特别简单的常用字,就靠口口相传。别的国家难以做到,但是中国几千年来,人文没有过断档,所以可以使用这种办法。

至于更多的字,虽然中国古代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拼音,但是还是有办法的。

一是同音字,就是用一个汉字来注另一个汉字的读音方法,称为“读若”、“读为”。

儡,相败也,……读若雷。(《说文解字》)

父义和(《文侯之命》),郑玄注:“义读为仪。”

“肇”注“兆” 。(《尔雅》)

二是反切法,用一个汉字或注音符号表示“声”,用另一个汉字或注音符号表示“韵”和“调”。简单解释,就是用两个认识会念的字,取第一个的声母,取第二个的韵母,拼合起来读。反切法是中国古代影响最大、流传最久的一种双拼制注音法。

如:

器,去冀切。

敖,五劳切。

缓,胡管切。

矣,于纪切。

在中国古代,外族人学汉字,就是用这种办法,这也可以说是最早的拼音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中国古代没有汉语拼音他们是怎么识字的?